Category

中文

《民族区域自治法》序言效力论

● 郑毅 【摘要】《民族区域自治法》序言的效力问题对于十八大提出的“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贯彻落实具有重要意义,但长期以来却被学界所忽视。对宪法和港澳基本法序言在研究和实务领域现状的比较分析显示,《民族区域自治法》序言不仅具有正式法律效力,且可细分 为规范性效力和执行性效力。除少数语句仅具有规范性效力外,大部分语句兼具两种效力。纯粹规范性效力的语句更多地扮演基础性规范的角色,而兼具两种效力类型的序言语句则主要依赖执行性效力发生实际规制作用——由于不具备直接的法律结果要素,这种执行性效力的主要通过立法性实现机制、宪法规范效力传导机制、软法性实现机制以及综合性实施机制等制度路径间接实现。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向巴平措作关于检查民族区域自治法实施情况的报告

——2015年12月22日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八次会议上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为深入贯彻实施民族区域自治法,促进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确保民族地区如期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2015年对民族区域自治法实施情况开展执法检查,由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组织实施。这是31年来常委会第二次就民族区域自治法的实施开展执法检查。

王允武: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运行: 实效、困境与创新

● 王允武 〔摘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运行实效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法律地位的确立及发展,推进了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实施,但受多种因素影响,尤其在经济全球化和市场经济体制逐步完善的背景下民族关系呈现复杂化态势,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实施效果堪忧,引起更大关切。剖析民族区域自治法制建设的困境,创新民族区域自治制度运行机制,促进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发展完善,显得非常迫切。  

如何破解自治区自治条例出台难问题

作者  朴永日 目前,我国155个民族自治地方共制定自治条例138个,但仍有5个自治区、5个自治州和7个自治县尚未出台自治条例。其中,由于各种原因,五个自治区的自治条例制定、修改和完善工作尚处于停滞状态。

驳“以自治区单行条例替代自治条例”论

郑毅 摘要:  有观点认为,由于自治区自治条例迟迟难产,而其在内容、功能上与更具实施性的自治区单行条例别无二致,因此应以体系化的自治区单行条例全面替代自治条例。但该论调在理论认知、实践认知、论证逻辑和思想立场方面均有重大缺陷。既无必要性亦无可行性,并且还可能引发深层的消极影响。自治区自治条例难产既有形式原因也有实质原因,而在明确时代基础、意识理念和实现路径三个重点的基础上实施三步走战略,即可实现对相关困境的全面超越。 关键词:  以自治区单行条例替代自治条例;反驳;困境;对策

你看还违反了什么法?

这个告知书是云南省德钦藏族自治州德钦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和德庆县公安局制作的。该县宗教局和公安局以中央西藏工作座谈会的精神为嘑头,挨家挨户恐吓当地藏族居民不要到印度听佛教法会。否则,宗教局和公安局要注销他们的护照,取消国内个人所享受的所有惠民政策及户籍。僧尼者,则取消教职人员证。同时还要把他们列入“出入境黑名单”。依照《护照法》第第十五条规定, “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行政监察机关因办理案件需要,

法律审查建议

尊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          国务院自2010年公布《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以下简称《国家教育纲要》)后,各地政府纷纷上行下效,制订不同的实施细则来贯彻执行这个纲要。然而,西藏自治区和青海省政府的教育机构断章取义《国家教育纲要》的规定,不顾民族区域自治制度的法律法规和自治地区的实际情况,不调查自治地区人民群众的意见,不向地方人大和常委会询问和提出建议,自行制定规章制度来干涉自治地方的立法权限,插手少数民族的教育自治领域,擅自制定与国家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以及地方自治条例和语言文字工作条例相违背的方针政策。这不仅明确损害法治原则,而且切实地伤害和正在伤害自治地方的、尤其是少数民族的家庭权利和婴幼儿健康成长的权利。

自治州自治条例在法律体系中的地位

黄元姗 自治州的创建始于上世纪50年代,至1983年鄂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建立(1993年3月更名为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全国共建30个自治州。制定自治条例是自治州自治机关的一项法定权力。1985年4月7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第七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通过《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自治条例》,从此开启了自治州制定自治条例的序幕。30个自治州从上个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初,除新疆的5个自治州外,其它25个自治州制定了25件自治条例,这是《民族区域自治法》实施的一个重要标志。

有法不依比无法可依危害更大

孟和达赖 提出“依法治国”号召,制定健全一系列法律法规,无疑对全国人民带来民主、公平、公正的希望。然而有法不依,不仅破灭了民众的一丝希望,其蔑视、践踏法律的行为比无法可依危害更大。 内蒙古自治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省一级蒙古族为主体,汉族为多数的蒙古民族自治区。《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条第四款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第121条又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在执行职务的时候,依照本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条例的规定,使用当地通用的一种或几种语言文字。”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第十条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都有保持或者改革自己的风俗习惯的自由”。根据这些规定,内蒙古自治区制订了《内蒙古自治区蒙古语文工作条例》,该条例第二条规定“蒙古语言文字是自治区的通用语言文字,是行使自治权的重要工具。自治区各级国家机关执行职务时,同时使用蒙汉两种语言文字,可以以蒙古语言文字为主”。

藏区的藏文现代专业办学权和教材的编写及出版权

豆改本 藏区由于受到文化环境和社会环境等多方面的影响,该地区的藏文现代各专业的教育事业发展相当缓慢,与当前中国其他省区教育事业的整体状况相比,相当落后。在此背景下,整个藏区教育整体素质造成不良影响外还藏区执行国家教育法律法规方面也带来了各种各样以及各方面的问题,这就很大程度上阻碍了藏区整体教育的发展和进程。可以说,要想发展藏区教育,首先应当建设一个具有藏区社会生活中的藏文现代各专业的办学权的空间和含有相当水准的藏区社会生活中的藏文现代各专业教材的编写及出版权益,这就需要结合当前藏区的实际情况,在充分研究藏区教育现状的基础上,就应该既要寻找并发现问题,又有探索及解决问题。因此笔者从藏区的教育现状出发,探讨有关藏区社会生活中的藏文现代各专业的办学权和各专业教材的编写及出版权等领域中指出现存的问题,并想提出一下对策。

关于札西次仁先生「谨呈西藏自治区人大代表的信」的专家意见

关于札西次仁先生「谨呈西藏自治区人大代表的信」,国家民委文宣司按上级有关批示,专门就此事于2007年7月7日至8日在北京召开了专家座谈会,来自高校、科研、新闻出版等部门的藏语三大方言区的藏学专家,就此问题进行了认真、严肃的讨论。现将专家讨论意见综述如下: 专家们在详细阅读了1987年颁布的《西藏自治区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的若干规定(试行)》(以下简称:旧《规定》)及其1988年印发的实施细则和2002年5月22日通过的《西藏自治区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的规定》(以下简称:新《规定》)后指出: 新《规定》和旧《规定》的内容相差很大,旧《规定》及其实施细则制定得很细很切合实际,对藏语文的学习、使用和发展很有利,可操作性强,更重要的是符合《宪法》、《自治法》等的相关规定。但是,在新《规定》中却删除了旧《规定》中许多有利于藏语文发展的重要内容,而这些被删除的内容恰恰是体现国家的民族平等政策的重要标志,作为官方档尤其是作为法规性档是应该而必须存在的。新《规定》的这种不切实际、不符合国家法规政策的修改方法,实际上取消了《宪法》、《自治法》等赋予藏民族的学习使用藏语文的权利和自由,这对于西藏自治区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有着很大的负面影响,是一种历史性的倒退。从这个角度来讲,西藏大学教师札西次仁先生写给西藏自治区人民代表的信,观点十分准确。新《规定》的这种不足和负面影响,从长远看不仅不利于西藏社会经济的稳定发展,更不利于促进民族团结、不利于构建和谐社会、不利于落实科学发展观。

扎西才让写给西藏自治区人大的信

2002年,西藏自治区立法机关对1987年通过的《西藏自治区关于学习,使用,发展藏语文的若干规定》进行大修,修改时删除了很多原有的十分有利于藏语文使用和发展的条款。此次修改极大的消弱了藏语文的法律地位,进而影响了藏语文在自治区各项领域中的使用和发展。面对这个严峻的局面,扎西才让先生奋笔疾书,向自治区立法机关写信呼吁保护藏语的自治权。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这封信,本站将此信载到在网上,以飨读者。   尊敬的自治区人大各位代表: 您们是人民代表,是为人民利益说话的人;是对社会进步和人民生活水准提高做了很多有益工作。为此,我谨向您们表示感谢!信的内容主要是「藏语文」问题:希望代表们把它看成是自己子孙后代的切身利益来看待,希望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方面重新审视「实行藏汉并重、藏文为主的方针、在西藏建立使用藏语文进行教学的教育体系」这一重要决定。1987年颁布的这一《规定》是在当代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和两位藏族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大力支持下产生的。这是有利于西藏人民和西藏发展的一件大好事情。但时隔十五年后,于2002年5月22日通过的《关于学习、使用、发展藏语文的若干规定》和实施细则中这一重要规定被删除了。我认为这是在学习、使用和发展藏语文问题上的历史性倒退。我十分希望在新的国家领导的英明决策之下,能够把它纠正过来,也完全有可能纠正过来,我坚信这点。学好自己母语应该是第一位的,学好汉文是第二位的。这样藏族农牧民子女学好自然科学,有了良好的双语基础,再学好英语是更好不过的。 如果不建立使用藏语文教学体系,就不可能使藏族学生越过数学制度造成的大鸿沟!在九年制义务教学阶段藏文只用于教其它课程,到了高中时,用汉文授自然课,由于藏汉文两种语言工具根本就衔接不起来,使他们在高中、大学里无法学好自然科学方面的知识。因此,我将向自治区人大提出法律修正案,目的是恢复建立使用藏语文教学教育体系,这一重要决定。以实现法律制度的保障,使藏族学生在高中和大学里用两种语言学好自然科学课程。没有大批具有自然科学知识的公民,在当今世界上就谈不上建设现代化社会!学习使用藏语文,建立藏语文教学教育体系,不仅是建设现代化人才的需要,也是藏民族的最起码的人权,是实现民族平等的根本条件。为此,请代表们负起法律责任使其尽快成为有实效的现实法律为谢! 此致 敬礼! 札西次仁 2007年1月7日

谁夺走了藏族孩子受藏语教育的权利? —为民族语言文字维权

作者:德康强巴(藏区法律工作者) 近期,西藏自治区教育厅以“提高效率、程序复杂”为由,要把小学的数学课程全部改印成汉语的传言朋友圈里到处疯传着,本来我做为一名执法者,没有充分的事实根据是根本不予采信,这是职业素养,只是当我看到拉萨教育微信平台发布的拉萨市各县区小学数学科目版本使用情况,才知道网上的传言不是没有根据,为此本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规定:“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保障本地方各民族都有使用和发展自己的语言文字的自由”,“民族自治地方的自治机关教育和鼓励各民族的干部互相学习语言文字”,“教育各民族的干部和群众互相信任,互相学习,互相帮助,互相尊重语言文字”。《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规定:“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使用依据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及其他法律的有关规定”。

藏区社会生活中的藏语话语权

作者:豆改本 (藏区教育研究专家) 藏区社会生活中用藏语话语交流与沟通,论起来应该是自然的、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既然是藏区社会,其社会的交流沟通语言自然应该是藏语,没有必要提到什么“话语权”的问题。但是,在这里我又不得不作为法学语境中的权利理论来谈“藏语的话语权”问题。其原因正在于这样一种现实,即在藏区藏民族的语言文字正在边缘化、民间化、弱势化,在藏区的主流社会中的主流语言的位置正在被非母语的语言替代,这种现象究竟是一种进步的、发展的呢?还是一种退步的、不正常的呢?一些民族心理不健康的人当然认为这是一种“进步”,是一种“发展”。但是,笔者认为,不管从民族学的角度看,还是从语言学的角度看,甚或是从民族区域自治的法学和政治学角度看,这无论如何都难以列入“进步”和“发展”的行列,因此,才产生了法学语境中的“藏语话语权”问题。

怎样学好法律?

贺卫方(北京大学教授) …….    你应该怎样学法律    以上是一些题外话。今天的时间比较从容,我想和大家做点交流,谈一谈作为一个新入学的学生,作为一个北大法学院的学生,应当怎样去学习法律,怎样能够在毕业之后不觉得自己这四年没有白过。实际上,对于这个问题,我自己也没什么经验,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是一个单科大学的毕业生,不像你们。你们太幸运了,高中毕业后考入这样一个伟大的综合性大学,我当年就没这么幸运了。当时只有几个学校招法律系的学生:北京大学、吉林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和西南政法学院 ——后来改名西南政法大学。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报考法律,我当时并没有报法律,报的是山东师范学院的中文系,我梦寐以求的就是当个作家。

怎样学习法律——法学院新生的第一课

梁慧星 我先做个自我介绍,我是文法学院的名誉院长。我为担任文法学院名誉院长感到荣幸,学院安排我今晚给一年级同学上第一课,谈谈怎样学习法律。此前我在本院做过同样题目的讲座,今晚讲的内容与此前讲的有所不同,请予注意。 同学们进入法学院,到法学院来做本科生,首先需要考虑的问题是:进法学院的目的是什么?可能有的同学事先已经考虑过,或者我们的家长或者亲友已经告诉我们,进入法学院就大致决定了我们将来选择职业的范围。我今晚讲怎样学习法律,首先要谈谈我们为什么进法学院?我们进法学院的目的何在?第一个问题,谈学习法律的目的。第二个问题,谈怎么样学习法律,谈学习法律的方法。

© 2017 —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