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中文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藏语言文字条例》

2017年12月29日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通过 2018年7月26日四川省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批准 第一章 总 则 第一条 为保障和促进藏语言文字的学习、使用、管理、研究、发展,推动藏语言文字的规范化、标准化和信息化建设,发挥藏语言文字在各项事业中的作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自治条例》等法律法规,结合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以下简称自治州)实际,制定本条例。 第二条 自治州辖区内除茂县和民族乡外藏语言文字的使用、管理适用本条例。 第三条 使用和发展藏语言文字是自治州的一项重要自治权。自治州各级地方国家机关应当依法保障藏语言文字的使用和发展,巩固和发展平等团结互助和谐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促进各民族共同团结进步、共同繁荣发展。

评《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藏语言文字条例》

2018年8月6日,四川省阿坝州人大常委会发布公告,公布《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藏语言文字条例》出台,并于2018年9月1日起实行。除了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迄今为止还未制定藏语言文字条例外,阿坝州是全国其他九个藏族自治州中制定藏语言条例最晚的州。阿坝州建立于1953年,辖十三个市县,境内绝大多数人口为藏族。1986年该州制定阿坝自治州自治条例之后,立法机关一直没有跟进制定《藏语言文字条例》。由于立法缺失,阿坝州的藏语文教育水平十分滞后,该州的有些县根本没有以藏语言文字授课的义务教育学校,而私立藏语学习班被政府无端阻止。全州没有一所以藏语文为主授课的中,高等院校。

国家人权行动计划(2016—2020年)之少数民族权利章节

(一)少数民族权利国家把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发展摆到更加突出的位置,尊重和保障少数民族权利。 ——保障少数民族平等参与管理国家和社会事务的权利。提高少数民族参政议政能力。保证在中央和地方国家权力机关、行政机关、审判机关和检察机关都有相应数量的少数民族成员。加强少数民族公务员队伍建设,对少数民族公民报考公务员依法给予照顾。

嘉绒的尴尬

作者:  登巴嘉措 马尔康市是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的首府,集政治中心、文化中心、经济中心为一体。我从小生长在这里,对这里的人文有着深厚的感情。 马尔康冬暖夏凉,不仅是个宜居城市,川藏各地的人们冬天都喜欢来这里生活,而且它也是朝圣的必经之地,在冬天能看见很多人徒步或者磕头去观音桥。更为殊胜的是,历史上在嘉绒地区曾经有很多的高僧大德在这里诞生和修行,包括宁玛巴、萨迦派、格鲁派、苯教等各个教派,黄金法座就有6-7人,更有很多英勇善战的将士。

保护藏语何罪之有?

近日青海省高级人民法院违反公正裁定原则驳回了藏族语言权利倡导者扎西文色的上诉,维持扎西文色“煽动分裂国家罪”的一审判决。 扎西文色者,可能对汉人来说还可能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比不上才旦卓玛和阿来,张铁林等藏族和跟藏族沾边儿的人有名气。但对很多藏族人来说,他是一位争取民族语言权利的青年楷模。扎西文色今年33岁,2016年1月27日,他在家中被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公安局拘捕。指控他接受美国纽约时报驻华记者的采访,阐述玉树

人权视角下的少数民族语言权利保护

作者:黎梦 内容提要:少数民族语言权利是少数民族文化权利的主要内容之一,是少数民族权利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政府历来重视对包括语言权利在内的少数民族文化权利和其他权利的保护,《宪法》和《民族区域自治法》等法律及《国家人权行动计划》等政策文件构建了包括语言权利在内的中国少数民族权利保障框架。加强少数民族语言权利保护,应当从尊重和保障人权、履行国家义务的角度出发,制定少数民族语言权利保护的法律法规,建立少数民族语言权利侵权申诉机构,完善少数民族文化事业发展促进机制,推动少数民族语言权利保护的考核评估,在统一多民族国家繁荣发展的进程中实现更高水平的少数民族权利保护。

借条、欠条、收条在法律上的区别

借条、欠条、收条是日常生活或经济活动中最常用的基本凭证。虽有一字之差,但其法律含义相差甚远。在法律效力、诉讼时效和当事人举证责任等方面都有所不同。现实生活中,有的把借条写成收条或欠条,有的书写内容不完整,有的使用不规范,往往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引发纠纷;尤为严重的是因欠缺常识落入他人陷阱,上当受骗,造成款物有去无回。蔡现鹏律师结合多年实务经验在此提醒:事前预防优于事后解决,未雨绸缪远胜亡羊补牢;注意理解借条、欠条、收条的含义及区别,正确、缜密、规范使用,即保护好自己的权益,又避免发生不必要的麻烦,非常必要。

自治机关使用民族语言文字的自治权

宋才发 民族语言文字是民族的基本特征之一,是民族文化的重要载体和民族生存、发展的基本工具。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各族人民共同缔造的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各少数民族都有自己本民族的语言,一些少数民族还有相应的本民族文字。弘扬、保护和传承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保障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的平等和发展,对于促进民族团结、弘扬民族文化、维护国家稳定和各民族共同繁荣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文小学的提议

 多年来,西宁市的藏人通过各种方式,包括政协提案等渠道,要求政府有关部门积极协调,落实省委关于在西宁市建立藏蒙学校的指示精神,在西宁市设立一所以 藏语文为主的义务教育制的藏文小学,但这个愿望一直没有成为现实。最近从媒体获悉;西宁市正在对市区的教育资源进行大规模的整合、调整。而可惜的是,奔走 呼喊多年的西宁市藏文小学依然没有被提上议事日程,只好再次通过这样的方式向你们反映,希望能够得到妥善解决,以满足西宁市近二十万之众藏人后代的近四千 学龄儿童的受教育权,保证义务教育体现民族公平、语言文字公平的权益。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十起环境公益诉讼典型案例

一、江苏省泰州市环保联合会诉泰兴锦汇化工有限公司等水污染民事公益诉讼案   【基本案情】 2012年1月至2013年2月,被告锦汇公司等六家企业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危险废物废盐酸、废硫酸总计2.5万余吨,以每吨20~100元不等的价格,交给无危险废物处理资质的相关公司偷排进泰兴市如泰运河、泰州市高港区古马干河中,导致水体严重污染。泰州市环保联合会诉请法院判令六家被告企业赔偿环境修复费1.6亿余元、鉴定评估费用10万元。

审查《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教育条例》的建议书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2012年12月28日,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通过《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教育条例》,根据立法程序,2013年4月2日,四川省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委会第二次会议批准《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教育条例》,该条例自2013年6月1日起施行。我们认为该《条例》的第五条规定与我国宪法和《义务教育法》等法律相抵触,因此根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第九十七条第二款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撤销同宪法、法律和行政法规相抵触的地方性法规,有权撤销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批准的违背宪法和本法第七十五条第二款规定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的规定和第九十九条第二款规定,公民认为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同宪法或者法律相抵触的,可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书面提出进行审查的建议的规定,我们特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审查《 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教育条例》的建议。

免费教育和义务教育不能混为一谈

储朝晖  作者系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各地可根据自身的条件和民众需求,适当实施幼儿教育和高中教育的免费和普及,但不能匆忙纳入义务教育,不能用一个标准强迫实施。   把高中或幼儿园纳入义务教育,这一要求在几年前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征求意见的时候就有人提出过,然后在各种不同场合进行过多次辩论。今年两会,依然有不少代表委员关注这一话题,说明还有进一步讨论的必要。

刑事诉讼案件中的家属权利—蔺其磊律师的讲话

       各位好,很高兴给大家在这里聊聊天,因为我听不懂藏语我就按汉语说,我这个其他朋友给大家翻译吧,今天主要是想和大家聊一聊在刑事诉讼中,也就是刑事案件平常说的刑事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包括被害人家属,我们有什么权利,家属的地位,家属这个词是咱们包括被害家属我们有什么权利,家属的地位,家属这个词是咱们口头说的,刑事诉讼法中规定的家属包括近亲属法定代理人和监护人等等说法。我们就通称为家属就是说被告人,咱就说被告人这一项,他的近亲属就是家属应该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还是把这个范围划小一点,这样我们谈一谈这个法律上的规定,主要的是谈一谈根据法律的规定作为被告人的家属,我们在自己的亲人遇到刑事案件

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

中国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和实践   前言 一、保障宗教信仰自由的基本政策 二、宗教信仰自由权利的法律保障 三、宗教活动有序开展 四、宗教界的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五、宗教关系积极健康

刑事案件中的家属权利 (讲话录音)

禁牧政策对草场质量的影响研究 ——基于牧户尺度的分析

  作者; 谷宇辰  李文军(北京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 摘要 为更加全面准确地分析禁牧政策对于草场的恢复效果采用MODIS卫星提供的遥感影像解译合成植被归一化指数(NDVI)数据,通过对新巴尔虎右旗156户禁牧与非禁牧草场连续8年的数据进行差异性检验,分析在控制降水气温因素的情况下禁牧对草场生物量的影响。同时通过对研究样地牧民的入户访谈调查,分析牧民对于禁牧效果的感知作为补充。研究表明,虽然禁牧草场与自由放牧草场的生物量在禁牧前后出现差异,使得草场状况在一定程度上有所恢复,但相较于当前的退化水平,由禁牧带来的植被恢复对于草场的整体状况改善并不能起到决定性的作用。同时,并非禁牧时间越长草场恢复得越好,禁牧后4年中的遥感影像分析表明,草场的生物量呈现年际波动的特征。而禁牧时间过长,由于打破了原有草地生态系统中“草–畜”的关联关系,反而有可能不利于草场的健康恢复。

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使用情况调查述要

作者:  黄行,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少数民族语言研究。   我国的民族和语言文字构成情况非常复杂,新中国成立以来,政府和有关机构对国家的语言文字状况做过多次全面的调查,其调查结果为制订、实施国家的民族语文政策规划提供了科学的依据。在目前国家全面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条件下,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使用情况的国情调查对于适时调整和更有效地落实执行国家的民族语文政策法规,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我国民族语文使用情况调查的历史回顾   (一)20世纪50年代   1956年,我国制定了发展少数民族语言研究的12年远景规划,成立了中国科学院少数民族语言研究所,确立了帮助少数民族创制和改进文字的基本政策。在此基础上,我们组织了7个工作队共700多人分赴全国各少数民族地区调查语言。这7个工作队分别是:第1队调查研究壮、布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不是“国语”

中国民族语文翻译局 李旭练     在现实生活当中,人们容易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说成“国语”。事实上,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指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推广普及的普通话和规范汉字,而“国语”则是民国时期和现台湾地区对现代汉语标准语的称呼,二者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不能混为一谈。   我国是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多语言、多文种是基本国情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宪法》)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民族一律平等。”语言是一个民族重要而显著的特征,语言平等是民族平等的重要内容。《宪法》的这一规定,从国家根本大法的层面,确立了我国各民族语言的平等地位。

© 2018 — Powered by WordPress

Theme by Anders NorenUp ↑